---蝗蟛蜞

Rex岑悦-Saunato·LoFoTo:

挪威小渔村

晚上11点。我们正在赶回民宿吃饭的途中,又路过了这个几天以来经过过无数次的小渔村。但只有这次新月的光芒让这一片天空不再是一片死灰,零星几个红色的屋子在宁静的大海边仿佛无声地诉说着它们的历史。

冷平流:

【组图】渔缘


路过未名河,只因为我觉得这里很美,停了车;只因为 @悟 空发现了河道边空空的竹筏; 只因为@悠悠好奇,打听到了竹筏的主人,成就了这段拍摄的缘分。

朱伯是渔夫,也是乡村医生,爱书法,爱篆刻。淡薄、真诚,俨然一位山高水长的隐世先生。

短短的半天拍摄,没有计划,没有做作。倒有“明镜亦非台,何处惹尘埃”之风。

离别之际,他还轻声的对我说了句“我真有点舍不得你们走了”。本以为老先生平淡如水,没想到也是个红尘中的性情人。